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指含香

给文字一颗透明的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你打响鼾鼻让我泪流满面--——浅读墨指含香《黑马》  

2012-08-17 09:43:25|  分类: 佳作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你打响鼾鼻让我泪流满面
——浅读墨指含香《黑马》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柏相


  “黑马”的本义应该是黑色的马,现在常用来比喻各类比赛或竞选中的意外胜出者。而墨指含香《黑马》一诗中的“黑马”这个意象,显然与这些解释都无关,它让我想起了与之相对的一个汉语语汇:“白马”。
  曹植在《白马篇》中写道:“白马饰金羈,连翩西北驰。”当读到这句诗的时候,谁又能不被这渲染勇往直前的奇幻画面深深打动呢。
  金代作家元好问说过,真实的诗篇应该是诗人的“心画心声”。可以说,《白马篇》就是曹植的“心画心声”,寄托了诗人曹植为国家建功立业的渴望和憧憬。
  然而,自幼聪敏,富于才学,曾为曹操钟爱,几次欲立为太子的曹植,终因“任性而行,不自雕励,饮酒不节”而失宠,后来也备受曹丕父子的迫害。据记载,在文、明二世的12年中,曹植曾被迁封过多次,最后的封地在陈郡。公元232年12月27日年仅40岁的曹植逝世,卒谥思,后人称之为“陈王”或“陈思王”。
  所以,现在我每次读起这首《白马篇》,我心中涌起的并不是崇高理想的激越和壮志豪情的勃发,而是屈原在《国殇》篇末中所歌颂的卫国英雄式的“魂魄毅兮为鬼雄”的悲壮。
  “白马故人,青鸟送往。”古代人以乘白马表示有凶事,“白马”在古代,不仅是指白色的马。据说,当年沛公破秦军入武关,子婴请降的时候,就是“系颈以组,白马素车,奉天子玺符,降轵道旁”;传说伍子胥被害后,化作涛神,其魂魄也常驾白马素车来往于江水之中。所以后人一般用“白马素车”泛指丧事用的车马或代称“钱塘潮”。
  说起这点,当代的许多影视剧导演,可谓滑稽之至,常用骑白马来烘托英雄豪气。
  说起白马,大家都熟悉一个现代语汇——“白马王子”。这个词语应该是一个外来语汇,大概是唯美主义和浪漫爱情的男主角的象征,更是女孩子青春期唯美主义的浪漫情结。
  而墨指含香这首诗中的主要意象“黑马”,我个人觉得可能恰恰就是这个“白马王子”的悲性呈现。

  “更低的黑暗,引来
  云层和这夏夜腐朽的味道
  故土聚拢,一个接一个的声音响起
  草地在缓冲,在低音区沦陷清白之身
  等候在某日遇到你”

  诗中的“我”“等候在某日遇到的”那个“你”,在“低音区沦陷清白之身”,可见他(即就是诗中的“你”,以下同此。)正处于人世命运的低潮,或不被人理解他内心深处的纯正情志。
  “更低的黑暗,引来/云层和这夏夜腐朽的味道/故土聚拢,一个接一个的声音响起/草地在缓冲”。可见他是不被那个可以称作“故土”的此生的栖息地所理解或容忍的,偏见正在包裹着他,一如“更低的黑暗”包裹一片“缓冲”的“草地”。
  而“我”理解“你”——这“在低音区沦陷清白之身”的“黑马”。

  “你的呼吸,在绝壁
  在你起身准备离开的一瞬
  我分明已走近了你,走进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中
  独自揣摩命运。为了遇到时仅有的感动
  为了果实内的不朽”

  “你的呼吸,在绝壁”,这一句特别有诗性的张力,寥寥数字就把“黑马”倚壁而孤绝的个性形象和盘突出,令阅读者为之动容。“你起身准备离开”,可见“黑马”是不忍心让“我”让我承受那些人世偏执之沉重的。可“我”“在”那“一瞬”,“分明已走近了你”,“为了遇见时仅有的感动/为了果实内的不朽”,虽然周遭“明晃晃的”,各种流言和猜测蜂拥而至,虽然“我”“走进”人世这“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中”,曾经也“独自揣摩”与“你”“走近”之后的“命运”。

  “请让我原谅自已,就象雨幕还原山水
  就象黑夜虚构了我们,又不断被窗口遗弃
  带上我吧,你看天边四射的电光
  摧毁或拯救尖锐的叙述
  这一刻,请把我们安放在天空
  你打响鼾鼻让我泪流满面”

  “请让我原谅自已,就象雨幕还原山水/就象黑夜虚构了我们,又不断被窗口遗弃”。可见“我”对“我”曾经的犹豫感到不安和羞愧。虽然“我”的不安是必然的,因为“你”毕竟“在低音区沦陷清白之身”,但“我”最终还是像“雨幕还原山水”一样“还原”了“你”在此生人世的真实立影;虽然“我”的羞愧也许只是人世自我通透之后的世盟,但是那“虚构了我们”的“黑夜”,那“不断”“抛弃”“我们”的“窗口”,的确是真真切切横亘在“我们”面前的。
  “带上我吧”,这一句最是震撼阅读者的心魂,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,就如那寒冬之后毅然决然的春雷,坚定了“我”,放生了“我”,纯澈了“我”,明晰了“我”。这一声呼喊不是“我”草率或肆意的刚愎,而是“我”深思熟虑之后的决断。在今日决断之后,即使今后“天边四射的电光”“摧毁了”“我”今日“尖锐的叙述”,“我”都会一生将那视作“我”此生魂魄的“拯救”。
  也许正因为有如此令阅读者为之震撼的呼喊,所以,当“我们”被“安放在天空”的时候,“你打响鼾鼻”的声音才会“让我泪流满面”,因为“你打响鼾鼻”之后,定会“驮”“我”中流或中天而去!

  墨指含香的诗,我其实已经读了很多,可真正让我为之夜不能眠的,就是这一首。这虽然和我读这首诗时的心境有很大的关系;但是,当一首诗让你夜不能寐的时候,难道它对你而言,不就是那温睿心魄的玉池琼浆么?
  邱也也说:“这首写得厚实连绵,语言质感有张力。”静雪说:“有质地的文字,喜欢。”风雨如磐说:“在主题的指引下,这些画面总是呈现一种迷离感,但又有着线条的遒劲。”敏庐说:“精彩,动容!”亿华说:“清澈而明净的感动。”梧桐花下人说:“黑马,比别人的白马王子更强悍。”半遮面说:“漂亮!”微尘含笑说:“深邃而有力,撼动人心。”温柔刀说:“隐忍的力,压抑的情和等待释放的势能。危中见奇。”下午百合说:“饱满,厚实,被引领!”
  ——他们在阅读了这首诗之后,都敲出了我想说的声音。
  隐隐约约记得,唐代诗人白居易有言:“诗者,根情、苗言、华声、实义”,意思可能就是说,诗歌以感情为根本,以语言为苗叶,以说出来让人知道为花朵,以思想为果实。
  墨指含香写这首诗,显然是“情”深“言”正,“声”“义”并茂。
  从白马到黑马,从古代到现在,古往今来的志士仁人留给我们的,不仅仅是一些颜色、线条或文字,而是人世的沉浮,魂魄的煎熬或灵性指向的图腾。
  墨指含香的这首《黑马》,在我读来,绝不仅仅只是一首令人拍案叫绝的爱情诗,可能更多的是一首艰难抉择之后的悟省诗。
  诗中的“你”,即就是“黑马”,可以读作是自己梦中已久的“恋人”,而这个“恋人”不被周遭人世所理解或深受周遭人世的压抑,因为他具有超乎常理的悲情;也可以读作是自己追随已久的梦想或壮志,只不过那理想或壮志,不容于世或难容于世;还可以读作某一种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或所坚持的志趣,只不过自己所从事的这种职业或所坚持的志趣,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
  我个人倾向于将它当做一首爱情诗来读。因为当下的时代,真正的爱情是要被周遭的人所耻笑的,追求真正的爱情、选择真正的爱人,是需要有一番超乎常人的勇气的。
  当然,当下的时代,被周遭的人所耻笑的,不仅仅是对真正的爱情的追求和真正的爱人的选择。
  但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,能像墨指含香的这首诗中的“我”一样,“为了遇见时仅有的感动”和“果实内的不朽”,在大喊一声“带上我吧”之后,在“黑马”“打响鼾鼻”之时,“泪流满面”!


                    (2012年8月17日凌晨柏相于听石斋草就)



◆附:

  
◎黑马

  文/墨指含香


更低的黑暗,引来
云层和这夏夜腐朽的味道
故土聚拢,一个接一个的声音响起
草地在缓冲,在低音区沦陷清白之身
等候在某日遇到你

你的呼吸,在绝壁
在你起身准备离开的一瞬
我分明已走近了你,走进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中
独自揣摩命运。为了遇到时仅有的感动
为了果实内的不朽

请让我原谅自已,就象雨幕还原山水
就象黑夜虚构了我们,又不断被窗口遗弃
带上我吧,你看天边四射的电光
摧毁或拯救尖锐的叙述
这一刻,请把我们安放在天空
你打响鼾鼻让我泪流满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