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指含香

给文字一颗透明的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穗穗八月读诗第六丛:读墨指含香的《隐形的轨迹》  

2012-08-20 15:02:32|  分类: 我之纷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穗穗八月读诗第六丛:读墨指含香的《隐形的轨迹》 - 墨指含香 - 墨指含香

 

 

6)穗穗八月读诗第六丛:夜间曲,读墨指含香的《隐形的轨迹》

 

 

隐形的轨迹

 

墨指含香/文

 

没有一句话的八月

既潮湿又疼痛

父亲和黄昏连成一片

晚霞扶了扶他弯成枯黄麦穗的腰杆

肯定是他的身体盛满了落日

那呛人的秘密

退进我拉长的背影里

他把日子独自扔给我

是要等我回来接过他的马鞭

娶回一个草一样的新娘

 

穗言穗语:我读诗、评诗,喜欢随缘而度,不喜刻意,不善雕琢,但求有感而发,因缘落笔。此刻,夜深沉,已是子夜时分,我却在一大堆故纸堆里沉潜,和千年、百年之前的古人知己促膝而谈……聊累了,眼睛乏了,于是就点开了网络诗选,正好看到《夜间诗》(70),其中有山丹芳子所选的~~墨指含香的两首诗作《空瓶子》和《隐形的轨迹》,好似鬼使神差,读完之后,我就移不动脚步了,我在她的诗句来回打转,如一片漩涡急流里的落叶,金灿翩舞……如同她《空瓶子》里的两句诗:“提前的落叶惊动八月/我在树上想象红月亮”,现在,我似乎真的在一棵黯淡朦胧的苹果树上,想象远方的这枚“红月亮”——墨指含香!

 

我曾经说过,余生渴望读好诗,评好诗,写好诗。所以,我若读到喜欢的诗歌,是不舍得轻易划过的,好似贪嘴的“鱼鹰”哦。于是,我在帖下即时留言,说:“选得好,拿走这首,夜读。墨指含香的诗歌,一直比较喜欢,这是一个不缺乏词语和意象的诗人,有着自己独特的想象力!”

 

一个诗人的语言能力,则代表了他的才气、天赋和才情,要写出与众不同的诗句来,就必须拥有自我独特的“语言脸谱和腔调”,也就是在一大堆雷同的诗歌里,能够鹤立鸡群,脱颖而出。语言能力的优势,直接来源于作者非凡的想象力,和这种想象力附身于词语时最舒适得当的编排(随物赋形),好似作者本人——就是词语的指挥家,能掌控一首诗作完成的全过程,包括诗作的节奏、呼吸、明暗、色彩等,这种音画效果极佳的诗作,用以形容~~墨指含香的这首《隐形的轨迹》实不为过!

 

其实认识她,最初是在大家诗歌论坛,后来,她来到了诗歌报,同时担任版主。她的诗作,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语言的色彩和意象的张力。闲话少说,还是言归正传,来说说我读到这首诗歌的惊艳吧。

 

诗作的开场白,第一句就触动了我,或许是我记忆里永恒的创痛,我未成年时,父亲就离世了,因为突发性脑溢血,所以非常遗憾,未曾留下一句遗言……每每回想起这段伤心往事,我都痛不欲生……是的,如同“没有一句话的八月/既潮湿又疼痛”,虽然它们并不一定说得是同样的事情。关键是其后出现的一句,更是让我热泪盈眶——“父亲和黄昏连成一片”,所有和父亲有关的字眼,都是我今生内心不可触碰的无尽伤口……

 

流着泪,继续阅读,因为我知道此刻的自己,不该深陷在自我的苦痛记忆里,而是该忘掉自我,作为一个隐形的天使,继续在墨指含香营造的语言“城堡或乡野”里历险。和“黄昏”连成一片的父亲,多么富有想象力、新颖独特的词语嫁接,将“人”水乳交融地镶入“景”内,正因为“黄昏”意象的出现,才会有其后拟人的“晚霞”意象的承接,才能“扶了扶”与黄昏连成一片的父亲,扶起“他弯成枯黄麦穗的腰杆”,这一连串的词语编排,自然流畅,读得我泪光闪闪又心潮暗涌。

 

我前面说过诗人的语言能力,就是她的才情和天赋,她能驾驭一群词语子民,策马飞奔或停歇,“肯定是他的身体盛满了落日/那呛人的秘密/退进我拉长的背影里”,用“落日”借喻父亲的身体实在是形象而贴切的,而且和前面的“黄昏、晚霞、枯黄麦穗的腰杆”,都前后呼应,组成了一个暮年色彩的“意象群”,包括后面出现的“秘密、拉长的背影”都是符合夜色降临状态下的场景和画面。

 

墨指含香,并没有正面写自己对父亲的深厚感情,而是借景叙事,托物抒情,情景交融,从侧面表达自己对进入暮年状态“落日”般的父亲,呦呦鹿鸣的儿女深情。我们再看她是如何漂亮收尾——“他把日子独自扔给我/是要等我回来接过他的马鞭/娶回一个草一样的新娘”,我一直再想,把日子独自扔给的这个动作,也好像是一种放手或者是死别离……我愿意所想的是前一种“放手”,是让自己的儿女去外面闯荡的姿态哦!因为其后,还有作者回归故土,接手父辈的马鞭,然后娶回草一样的新娘,让父亲安心……有了这样的情节交代,一个父亲的形象,更加的慈爱、坚毅和鲜明。

 

这首诗作整体非常的流畅,句和句之间的衔接可以说天衣无缝,而意象和意象之间也是互为呼应和拓展的,语言的行进节奏属于中速,不急不缓,娓娓道来。并且十分耐品,好似一壶好茶,沁心扑鼻,韵厚回甘,我在深夜读它,品它,依然毫不倦怠和疲乏……我想说——好诗,当得我熬夜一评!

 

 

 

 

2012年8月19日凌晨2点48分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