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指含香

给文字一颗透明的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评~黄靠   

2017-04-11 18:51:58|  分类: 佳作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黄靠诗歌选16首


◆◇ 放 生

中午的时候
深冬的阳光有了一些暖意
他在切菜
门外是摩西啃过的芦荟
在剥蒜的时候
他看见大的一瓣
抽芽的笑意
就到走廊上
拨开盆里的泥土
插了进去
转身时发现
两岁的芦荟翠绿,学会欺生
为了活下去
他,为它添了半杯水

2016.1.12


◆◇ 燕田

梧桐花开了,随风落地
我走出村口的石柱门
这里前日送走一床黑色的棺木
孝子孝女一片雪白下跪
如今是青色的石头
磨光了棱角的青石
如六叔公的额头反光
六叔公从朝鲜瘸腿回来
教孩子们跳舞多年
六叔公他刚坐棺木走的
我继续走,走上青石板路
沿着钱纸洒开的路
它一一在稻田里变色
消逝在小溪隔断的田野
我没有看到小溪
听到鱼跃的水面
阳光正在洒开我的童年
鲫鱼被困在人脚印里
我捡到了四只鲫鱼
去往田野尽头的外婆家
外公外婆死了好些年了
水边的柳树,它低着头
转世成木棉树,它立在檐上
一对老人坐在下面
都戴着帽子,下棋
专注,都没有光亮的额头
博弈着生的斗性

2016.3.18



◆◇ 穿梭术

在老柳树下
新芽正在装点旧年树皮
脱落些深褐色
鱼塘跃新了水面
柳枝摇落储藏的雨点
像摇落一树哲学
我的外婆,她有老花眼
帮我扎了小辫子
穿上女孩子的花衣服
多余的线条
模糊了洞孔
让我从容穿过针上虚空

2016.3.18


◇◆ 午 餐

过午,再食
再死
何妨
过午的西窗
才有更猛烈
朝阳





◇◆ 江 南

我奶奶,是江南人氏
平民幼年
太太出嫁
黑五类守寡
无声善终
江南于我
是个潇水边的村庄
木屋相继倒塌
泥巴糊了白墙
黑燕南下不归
灰色雾
顺水,业已消失多年



◇◆ 夜深别出街

每一次在深夜走进大街
就走进另外一堆故事
那些擦身而过的孤独
彼此不得而知的欲望
掉落在水泥板上的啤酒罐
隐身在草丛里的秘密
以及回归黑夜的乌鸦
这些都不是朋友
我擦肩而过的朋友呢
她在另一个城市
另一栋楼里,和别人做爱

2016.4.19


▍夏花红了

我们跑三千里路,瞎操几亿心
任雨下九省十八州
不过日半
回来时,车很慢
凤凰花在雨里,大把大把展翅

2016.5.20


▍ 雨继续下

我的母亲来过,挂了生前的蓑衣
我爬起来,打开手机微信群
原来昨夜朋友们都在怀疑
雨,到底是不是穷人的屋顶
也有人赞成,提上富人的天花板
这过程摇摆很短,振幅不长
我一直在抽烟,只是真怀疑
人这东西有钱了,还写得出诗吗
要不李白一生散财,干嘛呢
我看这雨,是要一直下往端午去

2016.5.21



< >

雷声越来越大,雨点就小了
东莞的荷花醒了,又睡着
人民公园的桉树护住自己的根部
胆小的孩子往回走
一些鱼冒泡,一些鱼游走
穿短裙的女人
动了动小腿上的肌肉,掩饰大腿颤抖
我所在的城池没有片瓦
也没有守城的士兵
只有警察、小偷、盗贼、妓女
还有遁隐的诗人
等雷声打完,雨迟些就会下来
你等待的丫鬟
就会偷到腐朽的老爷,蔫掉的嘴唇
他们也在等雨
等坠落的空气,洗刷地上的污泥



< >

他在雷声大雨点小的黄昏
提着一袋子心事晚归
晚归的还有有着忧郁眼神的妇人
西瓜车主人有一杆不公平的秤
他和妇人交换了眼神
像久违的情侣
抿着各自的笑
掩住各自的胸脯,和指尖


< >

朦胧的是大门,在雨天
校园才会趋近冷静
谈恋爱的人群永远是时空主体
侧门桥下停满了小车
他们是来接女孩子的
最漂亮的大学生
都在外面挥霍多余青春
这是一座大城市朦胧的生态
火锅店街在三棵树下
吃不饱的可以加餐
卖磁带与电话卡的小街也在校内
就是买不到一本好书
流行物潜入校园
就像AV片女主角一样
做爱姿势与兴奋
被学生当成教材当晚用上
卖旧书的老店主头发花白
有着一张朦胧的脸
突然对冷漠的翻书客说
总有几个孤傲的傻瓜
来到大学,也不会花父母的钱






◆ 出菜市场记

在菜市场我希望每一个人都吃素
而我会涌入人潮
提着一袋子青菜走向夕阳
如提着耶稣的晚餐
沉重,充满了恐惧已久的背叛




< >

民国期间湖南王何健,一生杀人无数
杀到革命胜利中国绝对容不下他
他卸权前枪毙的最后一个人是个女人
理由是,她给一个日本商人做妾
你看,即便是杀人魔王,也会讲国格

2016.10.3



< >

去年路过市民广场的黑鸟
有一对白色的眼珠
我独自走在广场的夜色里
分不清谁是良民
谁是妓女
谁是嫖客
孩子们不解霓虹层次
笑过路的狗
悬挂硕大的睾丸
从花丛中从容地踩过去

2016.10.30


< >

死在春季的老鼠
有一对是情侣
死在夏天的蝴蝶
有一对是母子
死在深秋的诗人
有一些还是孩子
世界兀自忙碌
没有人察觉魂灵
擦过地上秋风
缝隙里卷走尘埃

2016.10.30


< >

江湖是草民的天堂
上有苏杭,下有东莞
中间地带灰色
无所谓地狱,无所谓天堂
我知道很多人不赞成
可我有时候
就是这么极端占有真相
我用脚步走过
实地,用调查发言
死里走过
飘忽半生,也没什么负担
你问我人间美丽
我指指白云的方向

2016.11.2




        和老施认识很多年,虽然没有过多的交流,但仅凭诗就成了朋友。这天忽然接到他发来黄靠的一组诗歌,让我写个诗评,当时惊的都忘了拒绝,我是写诗都很吃力的主,更不会写评,也从来没有写过。再者,对于诗人黄靠也不甚了解,诗作品是一个人的生命轨迹的写照,如果不了解其生凭和背景,会对作品不能更准确的把握,是不能妄语的。但事以至此,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。
         黄靠的诗有着深刻的生命体验,对生活细节观察入微,他的诗对生活片段生动的描写,精彩呈现,是最吸引我的地方,也不动生声色的把他想叙述的事物还原在读者的眼前,虽然我并不认识作者,但从字里行间透露出人世的沧桑与艰辛。作者是忧郁的,有些诗一样带着灰色的情绪,我想他也确实是经历过苦难,在苦难中用诗来疗伤自愈。我更希望每一个人的人生都历尽风雨见彩虹。作者是悲悯的,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”。
出菜市场记》是疼痛的,那些场景好像每天就发生在我们身边。黑鸟“,”白色的眼珠“,揭示出麻木是一剂毒药,而每一个人已病入膏肓。
“死在春季的老鼠
有一对是情侣
死在夏天的蝴蝶
有一对是母子
死在深秋的诗人
有一些还是孩子”
他传达出死亡的气息。”世界兀自忙碌“,生命如此微不足道,来与去都击不起任何波澜。这首又一次把我带回到作者对于生死的思考当中,人生如梦亦如戏,每一个人只是一个暂时的角色,而生命的终极意义何在,如庄子的乡愁,生死不过醒来睡去。又何必在意身体存在的形式,生命的质量在于活着的意义,而不是时间的长短。能不能领悟并超脱生死,才是人生公正的态度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